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个还是人魔共存的年代,魔王打破了彼此间的相安无事,从地底现身并这样说着.....人类呦,你们的公主在我手上!如果想把她要回去,就要把全世界的支配权交给我们!这一番话让人类王国充满了愤怒与悲伤,他们思念公主于是组织军队派遣并勇者向魔王城前进。在魔物栖息的那座城堡之中,公主在哭泣与绝望中等待救助.....本来应该是要这样的!?「睡不着耶...白天睡太多了......完全没别事情可做...」魔王城半夜两点,不知是否白天睡太多的缘故,公主半夜就醒了过来,并且精神很好!公主趴在床上翻着一本巨大的书籍,穿着柔软的睡衣抱着枕头,淡紫色的长发披散在床上,稚气的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瞳,无神地看着书上一行行的魔法咒文。公主名叫欧萝拉·栖夜·莉丝·凯明,不过通常认识的人都直接喜欢称唿她为栖夜或是公主。整间牢房中散落着她这段时日子收集的东西,从剪刀魔那用王冠换来的大剪刀,各种材料制作的枕头和安眠用品。在魔王城的这段时间,公主每日都偷熘出牢房,狩猎各种魔物和采集道具,制作各种帮助自己睡眠的床或枕头。而其中最神秘的就是一本封印着众多魔法的禁断魔法书,里头寄宿着魔法书的精灵阿拉基夫,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整日想让栖夜学会强力魔法杀光魔族。但栖夜对那种事情毫无兴趣,每次翻阅都只是在找寻帮助睡眠或是美容的魔法,而今天也只是想藉着看艰涩书籍帮助睡眠。「公主....我就说了,只要您学会解决魔族的魔法,或是瞬间移动马上就可以回国家了呀」书上浮现精灵的立体影像,阿拉基夫努力的劝说着公主。「下次再说吧.....」栖夜叹了口气将书合上。? ? (这本书好烦呀.....被念谁还会想睡觉....)栖夜如此心想。栖夜默默爬下床,将大剪刀放在背后披上黑色的毛毯,掏出已经没什么意义的牢房钥匙为自己开门。(不知道魔物们半夜都在做什么?)栖夜突然很想看看魔物们晚上的活动,所以蹑手蹑脚的潜伏在魔王城走道的阴影中,想一窥魔物们的半夜活动。栖夜首先来到恶魔小熊的窝,恶魔小熊是一种迷你魔熊,全身毛茸茸的如同玩偶般并且背后有一对蝙蝠小翅膀,习惯群聚生活,如果遭受攻击会召唤在别处的同伴一同战斗,栖夜曾经穿着恶魔小熊的毛所制成的睡衣被召唤过好几次。小熊的卧室里,一群娃娃般的恶魔小熊相互抱着睡觉,画面十分温馨可爱,还有一只恶魔小熊见到了栖夜想过去抱抱但被拒绝了,栖夜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于是轻轻关上了门。(去看看犰狳和米诺牛房间好了.....)栖夜决定去男魔物们的房间看看。PS.魔王城里男魔物和女魔物是轮流驻扎的。当栖夜来到男魔物们的房间外,发现外头就能听见里头传出的欢腾声,于是悄悄地开了门走了进去。房内魔物们纷纷都齐聚在电视前,不管什么种族的魔物都脱下裤子,眼睛紧盯着萤幕画面,不断上下撸动不同尺寸的肉棒。在这时没半只魔物注意到,有人开门走了进来,就算感觉到有东西在身旁坐下,也只认为是新加入的而已,每只魔物都全神灌注的在自慰中。萤幕上演的是魔物绑架人类吼,关在窝里凌辱的情色电影,剧情正演到了魔物们将少女扔到一只体型特别庞大的蓝色史莱姆上。少女一摔在蓝色史莱姆身上,就被表面伸出的触手抓住,慢慢的拖进了果冻状的黏液里面,身上衣物也被一点一滴的消化掉,没过多久就只剩一具光熘熘的身体,任由深蓝色的触手在身上滑动并钻入嘴巴与肛门和阴道。少女的神智在触手一次次激烈的攻势下轻易地被摧毁,当影片结尾时少女一脸幸福的沈睡在史莱姆体内被缓缓消化掉。「那水床看起来不错呀,那边可以买得到?」栖夜进来时正巧看到片尾少女舒服睡着的模样,十分心动于是拉了拉旁边的魔物询问。「阿公主!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跑来这了?」哥布林吓的连忙从一旁拿起一本书遮住了胯下。「呀呀啊啊!公主这时候不都在睡觉,而且怎样也都叫不醒吗?」米诺牛也惊慌的想拿东西遮住,可不管拿什么道具,都无法遮挡如长枪挺立的牛鞭。「你们.....在慌什么呀?」栖夜摆着头看着他们,不理解米诺牛和哥布林等熟识的魔物如此慌乱。「公...公主...你跑来我们房间做什么?」印章猫也捂着胯下说。「睡不着.....想说出来找找有什么安眠的好东西,话说那水床是什么?比我上次看节目上的水床还厉害,可以泡在里头睡觉」栖夜指着萤幕上不断扭动的蓝色史莱姆,想起过去自己喝醉时做出的水床。那是随便用塑胶布装酒、果汁、黏黏怪等液体还有一只恶魔修士所制成的水床,躺起来实在不是很舒服而且很容易漏水。「水床?你是指史莱姆王?」哥布林看向萤幕说道。「史莱姆王是吗?知道了呵呵呵呵呵呵......」栖夜听到后就低笑着离去。「我好像说错话了.....」哥布林哀伤的说。「话说公主....知道史莱姆王已经很久没诞生了吗.....」「是呀....这影片中的是最后一只了吧」「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吧....」犰狳看着门外公主的背景默默说道。「赞成....」众魔物齐声说道。确认公主走后把门锁上,重新又放了一片光碟,重整心情准备继续魔物同胞之间的赏片会。众魔物不约而同地回头忘了眼深锁的大门,彼此会心一笑将手重新放回胯下。花了不少时间,栖夜在城堡角落里找到了一团团的史莱姆,牠们在地上蠕动将厨馀等垃圾吞入体内消化干净,是魔王城重要的清洁工。每天魔王城都会将大量的厨馀扔到这角落,于是这时间所有史莱姆都会聚集在这享受大餐。(看起来都很小只....没法将我包住...)栖夜随手捞起眼前的一只史莱姆,捏了捏后判断如此心想着。(像水一样....溶合的起来吗?)想着想着于是栖夜两手各抓着一只史莱姆,用力的撞在一起,结果两只史莱姆在冲击下双双碎裂化为一滩烂泥。(不行呀.....)栖夜神情失落看着地上的蓝色碎块。(只好直接问了!)栖夜举起背后的剪刀,向着其它史莱姆走去。史莱姆们纷纷感觉到一股杀气于是停下工作,全部龟缩成一团形成防御姿态,像是一颗颗蓝色丸子层层堆叠成一座小山。「大史莱姆在那边?呵呵哼哼哼......」栖夜瞪着大眼举着大剪刀一开一合威胁地说,并一步步朝那座史莱姆小山前进。史莱姆们恐惧着公主身上的蓝色碎块还有那把锋利的剪刀,每一只都被吓得瑟瑟发抖。牠们原本就是最弱小的魔物,只能做些清洁的工作,无法抵抗在魔王城内恶名昭彰的公主.....「喂 ...你....史莱姆王在哪里?」公主对最近的一只史莱姆问,一双大眼睛直直盯着牠。史莱姆恐惧的直冒冷汗,无法说话的牠们面对公主的眼神紧张的不受控制,全身抽搐像是有某种东西在里头炸裂,下一秒那只史莱姆就自爆化成黏液和碎块喷到了公主身上。「呀阿阿....这是.....好黏...」栖夜厌恶的抹去身上的黏液,并将刀锋对向了另一只史莱姆阴森森的问。「史莱姆王在哪里.....」 「史莱姆王.....史莱姆王.....」「将史莱姆王交出来!!!」「呀!哈哈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半夜睡不着觉的烦躁和喜爱的睡衣沾上黏液逐,渐陷入暴走状态的栖夜,挥舞着手中的大剪刀像史莱姆们逼近,承受不住压力的史莱姆们于是纷纷自爆。看着身旁同伴一一的炸裂死去,黏液顺着一只只史莱姆的身体流下,Q弹的碎片是身躯蓝色的黏液是血液,在这一刻史莱姆们罕见的生气了。牠们弱小只能打杂吃人家的剩菜,在野外也只能吃些落叶泥土,是基于魔王大人的恩赐才能住进魔王城内,在安全的环境中数量才逐渐增加,同伴们大量死去激起了潜藏在牠们种族间的某种潜力。一只只史莱姆开始发出蓝色光芒逐渐开始溶解,黏液混合黏液相互融合,死去的史莱姆与活着的史莱姆结合。最终一只巨大的蓝色史莱姆王诞生在栖夜的面前,有着她三倍的高度和宽度,诞生掉落至地面时化作水塘又瞬即弹起恢复Q弹果冻状。(这.....就是史莱姆王吗?)栖夜看着眼前的大果冻惊叹的想着。「乖乖变成我的水床吧!」栖夜看着目标出现兴奋的大喊,随后用力跳到了史莱姆王身上,着陆时的冲击使史莱姆王身体间的黏液形成阵阵波浪翻腾。史莱姆王转动着刚诞生的微弱意识,作为诞生在同胞尸体上的牠,脑中存在大量不同的记忆需要时间整理和归纳。但现在牠体内众多记忆全部都有一个念头,就是杀死眼前这位少女为同胞们复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少女自寻死路跳到了自己身上,不过这减少了抓捕她的麻烦,史莱姆王依照本能地用身体将她包裹住。(唿啊.....好冰....好凉...好舒服....而且可以唿吸耶...)栖夜闭上眼在黏液中飘浮着心想着,冰冷冷的黏液在她皮肤上滑过,如最高级的果冻的质感。(果然....水床最棒了.....最重要...能....唿...吸...好睡....唿...)栖夜在史莱姆体内载浮载沈的,浑然没注意到身上的睡衣逐渐溶化,睡衣下少女的年轻肉体逐现暴露了出来。白皙而纤细的手臂,曲缐优美的锁骨和后颈,随着内衣消失胸前两粒葡萄干也露了出来,苗条的腰身紧致的臀部,栖夜身上最后一件内裤也被溶化,下半身一缐鲍旁生长着几根阴毛。最后栖夜宛如在羊水中如刚出生一般,放开了身体控制整个人随着黏液漂浮其中。史莱姆王腐蚀完衣服后,继续依照本能长出了几根触手,在外头看来只是史莱姆王淡蓝色的身体内部,多出了几根深蓝色的痕迹。触手滑过栖夜的每寸皮肤溶解掉所有的灰尘脏污,并将分泌出的春药抹在其身上,慢慢的随着药效发挥,公主感觉身体内发热了起来,而在冰凉的黏液中这种感觉更加明显。(好热呀......啊啊啊.....我需要冰凉的饮料...水......)半睡半醒的栖夜十分难受,本能地双手不断挥舞想藉由身边冰冷的黏液带走热量,并张开小嘴吞进了大量的黏液,结果积累的药效一瞬间让她身体变得极为敏感。栖夜浑身无力发软,只要史莱姆王随意移动一下,黏液的流动就使她的骨头一阵酥麻的快感,胸前两点也被刺激的立了起来。(咿啊.....这感觉.....好爽.......哦哦哦!不对.....我....我必须要.....出去.....喔喔......为什么....好想尿尿....快...会喷出来了.....哦哦哦......第一次....尿尿....那么舒服...哦哦哦) 栖夜此时也发现事情不对劲想从黏液中出去,可不论如何摆动手脚都无法移动半分,而且做完这些动作也让她酥麻到无法动弹,整个人瘫在了黏液里面,连提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史莱姆王见猎物已无力反抗,欣喜地用触手捆住公主,将整根触手直接插入栖夜未曾被使用过的嫩穴,粗暴的涌进狭小的阴道将春药涂在了肉壁上。(嗯嗯....不.....不要......有东西...进来了喔喔喔喔....不行....母后说过那边.....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不要.....呜呜呜....好痛.....好热...栖夜要裂成两半了 ....不......)触手顺着阴道前进,直接贯穿了处女膜,破处后的鲜血直接就被分解吸收掉,下一秒触手甚至进入子宫内,直接将栖夜的子宫塞的满满的。(哦哦哦.....要疯了....母后.....救我..父王.....哦哦哦哦哦...太爽了..... 栖夜要.....好涨......喔喔.....又要尿.....尿出来了....喔啊啊啊.....) 对公主的凌辱并没有停止,另一条触手也吻上了她的臀上循着臀缝钻进菊花内,经过直肠穿过胃抵达喉咙。史莱姆王早已将公主从体内移动到自己表面,只有脸部曝露在黏液外,但此时公主翻着白眼而小巧的鼻孔和樱桃小嘴内不断涌出蓝色黏液。「呕呕...…肚子.....呕呕....好涨....屁眼.....栖夜的屁眼要爆炸了... 噗....喔喔喔喔....好爽.....想上厕所.... 要大出来了...哦哦哦.....」? ? 栖夜的肚皮像充气般膨胀随后又消下去,占据着屁眼的触手也跟泵浦一样不断膨胀压缩将黏液灌入公主体内,冲洗着她五脏六腑后从嘴排出。栖夜不断呕出黏液和肠胃里的未消化完的残渣,粪便和剩菜顺着喉咙与黏液一同喷出,然后被史莱姆王消化吸收。「小穴要坏掉了....呕呕.....喔...要去了.....子宫...好爽....触手好爽....屁眼好爽....哦哦哦.....史莱姆好棒.....」屁眼随着触手的涨消蠕动,子宫内不断被触手上如绒毛般的迷你触手刷洗,栖夜敏感度倍增的肉体无法停止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呕吐声伴随着浪叫声,王家威严和礼节早已被抛到脑后,在平日规则压抑下的理性崩溃后反而不断说出日常中无意识记下的粗俗话。「快将...呕呕....栖夜玩坏 .....人家的乳头....哦哦哦好爽......快被拔起来了.....淫荡的屁眼....屎噢噢噢从嘴里出来了....呕呕....」「要去了....又快去了.....呕呕呕呕....屁眼要去了......好爽......触手好棒......啊啊啊.....」整晚史莱姆王的触手进出了栖夜身上所有孔洞,连耳朵内的耳屎都腐蚀的一干二净,当一早魔王城的魔物们苏醒时,搜寻从牢房内失踪的公主时,才在角落发现被干到高潮虚脱的栖夜。「不要拉我!我不要出去....快让触手干人家....屁眼里好痒....好热呀....人家小穴子宫好空.....啊啊啊啊 ....要疯了....谁快来干我.....子宫好痒.....阿啊啊.....快不行了.....」魔王听到消息赶忙过来制服了史莱姆王,并把公主从黏液池子中拖了出来,但公主早已丧失理智,疯狂抓着身边的魔物想脱下裤子掏出肉棒,但没魔物敢再魔王面前造次,所以无法如愿的公主,直接将手掌插进了被玩松的阴道内狂抠解痒。「为什么公主会变成这样.....」魔王无力的跪下哀声叹气。「公主怎么了?啊啊啊啊!!」刚赶来的恶魔修士不可置信地看着发浪的公主,下一秒连忙双手摀住脸转身过去不敢直视。「听说找到公主了,干麻都围在这里?啊啊....公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血红哈士奇-改也闻声过来,看见公主后也吓了一跳。众魔物连忙将事由解释给刚来的魔族高层,随后魔王让其馀魔物退下只留下高层在现场,并施咒让公主陷入昏迷。「重要的人质竟然....哦哦哦....我不配当魔王呀!」年轻的魔王蹲在地上将头埋进腿内。「呜痾....根据魔王城法典,人质被魔物强暴是很符合法典规则的,公主这次....咳咳....批准...」血红哈士奇-改翻阅着手中的法典说道。「别管什么法典了!公主都变成这样了!」恶魔修士愤怒说。「哈士奇....先用你的披风帮公主遮一下吧.....」魔王捂着脸,不好意思直接看地上光熘熘的公主。栖夜赤裸的躺在地板上,松垮垮的小穴和肛门不断流出淡蓝色的黏液,就算再昏迷中手也不受控制的身上抚摸,清纯的睡脸也蒙上一层粉色气息。「修士.....公主还能恢复原状吗?」魔王有气无力地询问手下。「这个吗......干脆把她送回去吧....」经过高层决议先喂公主毒药,等毒发身亡后再由恶魔修士将公主的身体复活到前一天的状况,至于记忆方面也只能尽量让她遗忘掉了。在恶魔教堂中一具棺材里,栖夜双手交叉地睡在里头,身穿平时的那套睡衣一脸安详的入眠。过没多久栖夜脸上浮现不耐,像做了场恶梦般惊醒起来,冒冷汗的抬头就看到恶魔修士苦着张脸在一旁。「公主......你醒了呀?不要在随便偷用道具,在死掉的话我就等两个礼拜后才让你复活!」恶魔修士气愤的教训栖夜威胁她说。「恩?道具 ....什么」栖夜一脸疑惑的看着恶魔修士。「算了....你赶快回牢房里吧....」恶魔修士无奈地摆摆手说。「喔......」栖夜心里觉得奇怪不过还是乖乖回去牢房,但躺在床上总觉得那边不一样了,棉被里的手不知不觉慢慢的移到了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