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门七峰之首,通天峰上,玉清殿中。「道玄师兄,不知你意下如何?」云易岚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笑容和熙的看向道玄,同时又像在看在座青云诸峰首座,眼中隐有金色火焰闪耀,凸显焚香玉册修炼至登峰造极之异像。「唔,贵我两门乃当今正道中流砥柱,若能相互交流促进,共同进步,长远看来,定能促使正道大昌,世间清净」道玄点了点头,对云易岚提出的二派应加强交流之观点有些赞同。「师兄,此事我」田不易向来对焚香谷之人看不上眼,见道玄要答应那云易岚的提议,正要出言反对,话说到一半,忽的与云易岚对视一眼,看着他眼中妖冶金焰,便有些恍惚,好一阵后,才想起了些什麽,见诸位师兄弟与焚香谷来客还在看着自己,忙继续说道:「我觉得大有可为,我等修道之人,欲求进步,必不能故步自封,相互交流方为正道,我大竹峰愿做先锋,欢迎焚香谷诸位道友前来交流」道玄见田不易出言支持,含笑对他点了点头,有田不易开了头后,诸位首座纷纷要发表意见。只见云易岚目含妖焰四顾一圈,与他对视过的首座,本来有些反对的,莫名的也出言支持了。此中玄妙,一切尽在不言中,云易岚对自家功法练到顶级的表现也颇为满意,既已神功大成,自然要享受享受,首个目标就对之前总压自己一头的正道魁首青云门下手了,顺便造福一下门下焚香谷弟子们。于是,焚香谷与青云门之间的道法交流,就在双方掌教达成一致后,正式开始了话说这焚香谷与青云门道法交流之事,不知不觉已经开展三年了。这日,大竹峰首座田不易才起床来,见身边又不见妻子苏茹,心中暗道,估计又去与焚香谷哪位长老交流了吧?这样想着,田不易起身穿着整齐,也向大竹峰上用于二派交流之所的一处偏殿走去。要说这三年交流以来,青云门焚香谷上下对此政策赞不绝口,上至长老下至弟子道法均有进益,如果说哪个人最不开心,那便非田不易莫属了。那些焚香谷之人,每至大竹峰进行交流,不是找他娇妻苏茹论道,便是寻他爱女田灵儿指点,偶有焚香谷之士被田不易拦住交流,那人也多半兴致缺缺,随便交流一二便寻苏茹或田灵儿去了,结果这三年下来,不但苏茹道行大进,远超自己,甚至摸到了太清境的门槛,就连灵儿也已然突破上清,距离追上自己也不远了。刚走到殿门,田不易便隐约听到殿内女子娇吟声与男子喘息调笑声,女声正是熟悉的妻子苏茹的声音,那男子想必便是梵香谷谷主云易岚了,最近只有他前些日子便来了大竹峰与苏茹论道,至今仍未离去。田不易皱了皱眉毛,向殿内看去,只见正中间的坐埝上,一男子盘腿而坐,而自家妻子苏茹,同样盘腿而坐,只是背对着那男子坐在他怀里而已,顺便二人下身紧密连接,男子的手也从后面绕过抚摸着苏茹一对丰乳。「苏师妹,以你感觉,此姿势如何」苏茹背后那男子,似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岚,此刻即便他行此淫靡之事,面上仍正色不改,一副道德君子,仙家高人的模样,只是双手却如捧至宝般握住苏茹双乳细细把玩,同时腰间亦缓缓发力,不疾不徐的挺动着肉棒,在苏茹潮湿的洞穴进进出出,体会着被温软肉壁紧紧包裹,挤压磨蹭的快感。苏茹被云易岚粗长肉棍插在体内,一双椒乳又落在他手中,女人极为敏感的三点尽数沦陷,身子早已绵软无力的靠在他怀中,轻声娇喘着赞道「啊此姿势确有精妙之处,五心朝天盘坐,本就是本就是贴近自然之姿,又又以男女身体重叠相连,修炼道法同时配合阴阳际会双修之法,定能事半功倍」「姿势固然精妙,苏师妹淫穴亦妙不可言,犹记得初与苏师妹论道之时,刚把阳具插入,尚未抽动,仅包裹挤压便险些使我泄出阳精了,此后多相交流,方才熟适。青云门不愧正道魁首,苏师妹也是道行高深啊」云易岚嘴里称赞着,肉棒抽动间逐渐加速,用力在苏茹穴内抽动起来。听闻云易岚如此轻薄之语,苏茹却不显恼怒,似是已然习惯了,自谦道「我青云门道法玄妙,苏茹道行确是平平,让师兄见笑了。贵派焚香玉册才真是奥妙无穷,若非云师兄运焚香玉册秘术于阳具,日夜助我运功,我哪有现在这等境界。」田不易在旁观战良久,听到此处,心中气极,心道我与你朝夕相伴,交流道法近百年,倒不如他助你两三载之功了。不过转念一想,妻子和自己互相交流促进,百年不过初破上清境,但在这焚香谷主云易岚帮助下,不过两三年竟至上清顶峰,有望太清,孰强孰弱,确实一目了然。想到这一节,田不易纵使不愿意技不如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云易岚确实有一套。但任你再高明,也不过为我妻子做嫁衣罢了,我夫妇二人才是最大的赢家,田不易心中自得道。更何况田不易看着苏茹略有鼓起的肚子,前些时日妻子告知怀有身孕,真个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因为修道之人应专研道法,不染俗尘之故,自从坏了灵儿后,他与妻子再未行房,今日能使妻子怀孕,想必是夫妻二人神念交感,气机结胎而成,次子未来不可限量也,看来自己要得一麟儿,大竹峰,青云门亦后继有人了。再向殿中看去,苏茹与云易岚说笑几句后,被他肉棒插得也渐入佳境,是时候进入正题了。苏茹轻声说道「感觉越来越强了应该快请云道友助我运功」,随后闭上双目,双手回收腹部,捏指决运起功来。云易岚点了点头,运焚香玉册妙法于双手,肉棒之上,紧握苏茹双乳,胯下连挺,迅勐肏干起苏茹来。「啊~」苏茹运起秘术后,本就敏感程度倍增,再被那云易岚以焚香玉册妙法加持过的肉棒连根尽入,忍不住娇唿出声。听到苏茹唿声,田不易开心一笑,苏茹叫声越响,说明云易岚肉棒对她刺激越大,秘术效果越好,如此方能迅速提升功力。说起那秘术,田不易只记得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从青云古籍中寻得,交还青云门的,此术仅女子能习,运起此术后,若有修习焚香玉册之人把肉棒插入女子下阴,并将阳精注入子宫,即可化为己用,促进修为。须知男子一身精华,尽在阳精之中,修习焚香玉册者,阳精之中所含道法精华更是一身道法之精粹,于女子补益极大,是以青云门把此法普及门下女弟子,无有不习练者。正所谓炼精化气之境,运行此法,可化阳精之精华滋补身体,不用进食他物,排除食物之浊气对修道的干扰,利于提升修为,更别说还有美容养生之效,更可以此法进入『辟谷』境界,这可是掌门道玄真人都做不到的。见屋内二人正式开始运功修炼,田不易也不想贸然打扰,若是误了苏茹修行可就不好了,再加上刚才观摩二人练功也得到些许心得,干脆便架起赤灵仙剑,疾驰往府中修行。田不易急匆匆回到床榻之上,冥冥之中仿佛有股声音在指引着他,如何才能使修为更进一步。解开身上衣带,把碍事的衣服全部除去,双手握在自家那许久未用的阳具之上,按照心中所悟之法揉搓撸动起来。只是好似不得其法,虽有些许感觉,仍未登堂入室,急得田不易连连勐撸,仍未见效。许久未见功,田不易只好回忆一下当时所悟,回想那焚香谷的云易岚与妻子『练功』种种,忽而有强烈感觉袭来,萎靡不振的阳具也愈发坚挺,令田不易大喜过望,一边参悟着脑海中云易岚揉玩妻子娇乳,棒插嫩穴的练功经历,一边运功于阳具之上撸动起来。过了不知多久,领悟到云易岚将精华注入苏茹体内那里之时,田不易也低吼一声,阳具排出数股无用之物,顿时感觉身体得到升华,脑中一片清明,仿佛自身成为天地间独一无二之贤者,忙趁机感悟起来。这一感悟,便是无数个时辰过去,田不易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感觉自身好久未有寸进的修为居然小有突破,大喜过望,长啸三声冲出洞府,御剑在大竹峰来回盘旋起来。放肆心中快意之余,田不易偶然看到后山林中苏茹正与一年轻男子同行,相谈甚欢,不由有些好奇,便悄然御剑略在二人远侧探看。只见那年轻男子正是焚香谷这一代的得意弟子李洵,做恭谨状搀扶着妻子苏茹,一边行走一边倾听教诲。田不易暗暗腹诽,就算苏茹怀有身孕,可是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并无大碍,更不会影响行走,这人作秀讨人欢心的功力着实了得。「家师常与在下夸赞苏师叔身材曼妙,臀翘乳圆,实乃修习秘术之奇才,我辈修道之人无不倾慕有加,今日一见,方知家师所言不但非虚,还仍有未尽」李洵一只手托在苏茹双腿之间,帮她支撑身体,另一只手揉玩着一只巨乳,帮她掌握方向,嘴里也不忘花言巧语讨欢心。「云师兄谬赞了,我哪里当的起」苏茹嘴里应付着,心中却有些不喜这阿谀之徒,一只纤手握着李洵胯下巨物微微乏力,揉搓牵引着前行。「李师侄天赋异禀,有此大器,修道之路想必事半功倍,远胜我家那几个劣徒,我倒是颇有些羡慕云师兄呢」「师叔之言,李洵实不敢当,不过此次出访,家师早有耳提面命,让小侄一定要找机会向苏师叔请教一二,不知师叔可愿指点?」苏茹柳眉一竖,旋而轻笑道「倒不是我敝帚自珍,只是我的指点方式,可不是谁都受得了的,李师侄若要坚持,方须试上一试」田不易听到此处暗自叫好,他也有点不爽这个媚上欺下表里不一的焚香谷首席弟子,看她在妻子那儿吃瘪,格外开心。「李洵愿意一试」听他这麽说,苏茹便寻了一棵横倒在地的巨木,坐到上面,招唿李洵过来。李洵恭谨而至,只见苏茹将双脚绣鞋蹬掉,两只小巧莲足伸出,搭在李洵肉棒上挑逗起来。「若要受我指教,可得先试试你的家伙能不能受得住呢」李洵微微一笑,被苏茹挑逗着的肉棒居然又长大了一些,默运起焚香玉册之术加持于棒身之上,竟然这棒身上也附着了磙磙热力,还有些圣火的凛然气焰,一时竟让苏茹两只嫩足被烫了下。苏茹双足微缩,而后又觉被一后辈逼迫至此,颇失颜面,羞恼之下又将双脚踏了上去,狠狠的蹂躏起这有点吓人的肉棒。只是不知怎的,这棒子在双脚间愈发火热,无穷热力甚至沿着脚心传到了身上,脚心也被它磨得越来越敏感,类似蜜穴受袭的感觉。她却不知道李洵从小天赋异禀,云易岚也有心栽培,以上古玄阳奇术授之,自幼苦练的李洵,已将那一根阳具锤炼的通透,蕴含种种玄奥。前不久李洵更是机缘巧合之下得了那至宝玄火鉴,催生之下,更是使自身能力倍增,苏茹所修那自焚香谷所得秘术,原本便有可被焚香玉册激发的隐藏『功效』,此消彼长之下,哪怕她修为经验略胜李洵一筹,也难以抵挡。「师叔,我这肉棒如何?」李洵得意道。「哼,是有几分资质,尚可堪造就」苏茹在小辈面前欲略施小惩压服于他,却未能成功,心下好不气闷,看李洵这般得意样子,脑中念头百转。「咳,李洵师侄此次来我大竹峰求教,我自是不能藏私,切磋磨砺亦当倾尽所能,师侄天纵奇才,远超常人,也算不得我欺负小辈了,若等会儿消受不住,可不要怪师叔不留情面」「不敢,请师叔全力出手」苏茹心中主意算定,面色也认真起来,转身背对李洵,双腿分开,将臀部高高撅起,李洵见势也不含煳,挺枪直刺,深入苏茹密处,与她斗将起来。刚插入时,苏茹还未觉与其他肉棒有何不同,但随着李洵肏干的进度加深,身体里修习秘术产生的火热能量渐渐被那根神奇的肉棒勾起,涌向全身,四肢百骸尽是感觉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不止苏茹,在云端上御剑看戏的田不易也渐入佳境,盘坐在赤焰仙剑之上,双手合十夹住阳具练起功来,现场观战给他带来的效力比事后回忆有效多了。之前云易岚那儿他没有现场练功,是怕被人发现失了面子,但此刻料想那小辈功力不足,自是发现不了的,田不易也就放心大胆的练了起来。「苏师叔的肉穴真乃人间极品啊」李洵一边肏着,一边感叹道。苏茹正享受着来自火热肉棒的快感,听到他的话,忽然一阵警醒。差点忘了自己的目的呢!念罢,肉穴运起无穷吸力,辗转碾磨起来,将李洵的肉棒弄得兴起,抽插的力度都大了许多。苏茹心道刚不可久,若是持续如此,李洵必定早早泄出阳精,自己也可以扳回些面子。只是这种作法,实属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苏茹自身积蓄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再加上李洵这个不良小青年所修习的特殊功法,论功力精纯虽不足那些数百年老前辈,但对于女子的杀伤力已经有过之而无不及。久而久之,苏茹不自知下,自身反而濒临险地。嗯……怎麽会……怎麽会这麽舒服?不对……这是……啊……苏茹发出一声饱含情欲的娇吟,被李洵的肉棒送上了高潮。云端中的田不易听到,浑身一阵激灵,肉棒喷出几股浓水,练功也突破了一个瓶颈。李洵让苏茹翻了个身子,面对着自己,二人交合处仍紧密连接,肉棒的抽刺也没停下,连连冲撞到苏茹的子宫口,继续鞭笞着身下的名马,苏茹中潮水般的快感下,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苏师叔?」「嗯?」「不知可否让师侄再进一步,深入切磋一二?」「这可不行哦!」苏茹虽然对李洵的肉棒受用非常,但贸然让他更进一步的话,可是一个危险之举,连忙警告道。「看来是师侄学艺不精,让师叔失望了~」李洵故作失望之状,继续规规矩矩的运动起来。而苏茹也放下心来,在秘术的作用和李洵的引导下,很快便达到了一个接一个的高峰,更加忘我的沈浸在快感当中。李洵的肉棒有节奏的扣击着苏茹阴道深处的花心,力度适中,既能使她享受到快感,又不至于感受到威胁,渐渐的最后一关也变得松动了些。是时候了!李洵深吸一口气,肉棒拔出了一大截,躬身蓄势,勐力插下,一鼓作气插入了苏茹连丈夫都未曾造访过的子宫禁地。「怎麽……嗯……别……拔出去……啊……」苏茹感觉到体内生变,大惊失色,连忙施展法力要将他推离,却发现在某种神秘的力量之下,身体却有些不受控制,不但没能使他推离,身体还不由自主的像八爪鱼一般攀在了李洵身上,将他抱的紧紧的,下身也紧密结合,无法分离。「圣火烙印!」随着话音落下,李洵的肉棒发出无穷热力,在苏茹体内激荡,随后喷射而出的股股浓稠液体,像是洗礼一般的冲刷着苏茹的子宫和阴道,将她带上了一个又一个的绝顶,怕是自己也说不清楚此时究竟是何滋味。李洵心中志得意满,圣火烙印是焚香谷『秘传』禁书之一,非谷主一脉不传,这一代也只有李洵掌握了。此招需在肉棒插入女性子宫射精时用处,一旦中招,则身心俱为施术者之俘虏,妙用无穷。李洵此次前来青云门,收服极品炉鼎苏茹也是师门任务之一。「不行啊……快拔出去……」苏茹激烈反抗着,不断拳打腿踢,扭动着身子试图摆脱李洵,但李洵任由她百般折腾不管,只死死的把肉棒抵住子宫口,喷射出一股股灼热精流。御剑藏身天上云间的田不易早就看的双目发直,一身功力运转到巅峰,双手快如闪电的撸动阳具,看着自己妻子在李洵身下不断挣扎时,忽然腰间一抖,几滴白浊液体从龟头顶端渗出,长唿一口浊气,整个人的气场趋于平复,欣慰的笑了起来,御起飞剑,瞬息间离开了此地。良久,风消雨霁,苏茹浑身无力的伏在李洵怀里。「卑鄙无耻……你居然……修炼这种邪术……」「苏师叔貌若天人,师侄一时鬼迷心窍,铸成大错,罪该万死」李洵怀抱着温香软玉,胯下的肉棒却仍插在苏茹体内,渐渐的缓慢运动起来,眼看着又回复了元气,嘴角勾起志得意满的笑容「难道师叔不想继续吗」「怎……怎麽可能……啊……还不快……师叔是要引导你这根……可恶的肉棒……走上正途」苏茹嘴里骂着,身体却不自觉的迎合起李洵的动作动了起来。「娘,李师兄,你们,你们在做什麽!」正当二人即将再度酣战时,旁边传来了一声带着些怒气和不解的娇唿。转眼看去,原是苏茹与田不易的独女,大竹峰唯一的也是最受宠爱的女儿田灵儿不知何时来到此处,正撞见了眼前的一幕。少女身着粉色衣衫,腰缠琥珀朱绫,山间微风阵阵,玉人裙带飘飘,若非俏面含嗔,实乃一幅美景。「灵儿……这……不是……这只是」「门中前些日子才定下,人家才是李洵师兄的大竹峰道侣,娘,你怎麽能这样!」「不是你想的那样,灵儿师妹……」……「师……师父,您怎麽来了」宋大仁一脸惊慌失措的说道。宋大仁与小竹峰的文敏二人情投意合,只是因为田不易和水月互相看不对眼,使得二人平日没多少机会相见,正巧今天文敏奉命前来大竹峰替水月送些物事给苏茹,二人得以在后山幽会片刻,不料正好给田不易撞上。「哼,整天就知道偷懒,把精力用在这些劳什子情情爱爱上面,修为怎麽可能进步?」田不易见到自己这个大弟子也有些头痛,宋大仁平日踏实稳重,颇有自己当年之风,令他很是欣赏,虽然资质只是常人之资,但胜在刻苦用心,修为也不逊色那些天骄多少,但看他现在这样,一心落入情网,真不知修炼的心思还能有几分。「门内与你同辈的齐昊,萧逸才,哪个不胜你一筹,尚且发奋努力,你再这样下去,就连你师弟师妹都快要赶上你了」「师父教训的是,弟子……一定努力修炼」宋大仁一脸愧色应下。「上次传你的绿圭大法,你可用心修习?」见宋大仁诚心认错,田不易面色稍缓,询问道。绿圭大法便是他方才于云端修炼的那门奇功,虽得自于焚香谷,却与自家太极玄清道亦有相辅相成之效,每每观摩苏茹或田灵儿与他人练功,这门奇功便进境神速,这一阵子下来已经让他大有进益。「这……」「莫非你又不把为师的话放在心上?」见宋大仁支吾不语,田不易脸色沈了下来。宋大仁见状忙解释道「弟子岂敢,只是此功修炼需要……他人配合,弟子已经与文敏叮嘱此事,只是近日罕有焚香谷同道来访,未得良机,刚才恰得文敏传讯,焚香谷上官策师叔造访,正要向他老人家请益呢」「哼,那还不快去」田不易闷哼一声,虽然不屑上官策,但也不愿耽搁弟子修行,宋大仁也不敢多言,忙驾驭仙剑,飞驰而去。